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【因與聿】同人文* 度假 (一太X阿因)

偽副標題:要看日出只要來設計科念書,你想要就可以天天看(目死

平淡。



虞因不喜歡冷。冷是與另外世界居民互動的媒介,經常待在冷的環境,虞因有著莫名的壓力,四處曖昧不明的黑影讓他心惶惶。

因此在家中,即使到了酷暑盛夏,熱得要死他也不會動冷氣一分。反到是小聿時常開冷氣,虞因幾乎無進入小聿的房間過。

不過小聿會跟他擠床就是了…這不是重點。

暑假,一群大學生理所當然地扮盡大學生的責任:打工的打工、遊樂的遊樂。

阿因看著一群朋友在遊覽車上high的要命,納悶著為啥自己會答應阿關的邀請。

陽明山5天4夜,一起來吧!可以看日出喔!

家中兩個大人因暑假而青少年犯法事件增加不常在家,空蕩蕩的房間已經好幾天沒人入內;

小聿那小子整天泡在圖書館,偶爾巴著他吃點心屋,記得玖深哥來電告訴他小聿最近會住嚴司那,阿因你自己要小心點喔。

空氣凝滯,彷彿時間回到小聿還未拜訪的時期。

那時家裡總是空著的,寂靜是最刺耳的噪音,虞因三天兩頭往外跑,喜歡和朋友到處玩耍、湊熱鬧,不愛的,就是那間毫無人氣的屋子。

於是,以上流利的方程式帶入的既定公式,他向打工的地方請個假,整理整理行頭,在桌上留個便條出發去。

"喂喂,快到目的地囉!!"李臨玥提醒大家,跟著全部人伸長了脖子眺望外面的景致。
"好大的民宿啊!!"
"天啊,有庭院耶!"
"不知道房間夠不夠大,大家一起來玩枕頭大戰!"
"喔耶!!最喜歡這個!!"
"贊成~~!!"

"呼…"相較於快樂的大學生,虞因探頭看一眼漂亮的民宿,又縮回自己的回憶裡。




是哪根筋斷了,在憂鬱啥呢?

大家一起出來玩本該是件快樂的事啊,為什麼還如此鬱鬱寡歡像個16歲小姑娘?

"想什麼?"坐在旁邊的一太問。

啊,說到這個,來旅遊的有一點非常奇怪。

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和虞因有著深交的如阿關、臨玥,以及酒肉朋友一群。

他絕對和一太不熟、絕對‧不熟。所以啊為什麼一太會出現在這裡?是誰邀他一起來旅遊的?

怎麼看一太都不像是會來參一腳的人,他大可過自己的暑假也不需要和其他人來熱的要死的地方玩耍。

不像他,真的不像。

"想為什麼我非要來這種鬼地方看日出。"

他這個設計科學院的學生,每天活在畫不完的設計稿、寫不完的專題報告和作不完的專題模型裡,

常常一熬夜不是三更就是隔天,看到太陽升起的那剎那你就會明白平常的睡鋪有多誘人,

那時候最大的期望也不過就是躺在睡鋪上,好好睡上一覺都感覺是個奢侈了。

"作作業總是作到隔天,看日出已經是家常便飯了,對我來說看日出簡直就是酷刑~"

大概是有人聽,虞因難得打開話匣子便不再闔上,滔滔不絕說著自己的學院作業有多麼多、老師有多麼鬼畜。

一太只是笑著、聽著,靜靜地,沒有打斷對方的話題。

"然後那個XXX,搞什麼啊報告都是從網路複製下來的,實在太明顯了好歹也改一…"
"你們兩個在那邊卿卿我我幹嘛?不來吃冰嗎?"

李臨玥不適時的呼喊引來兩雙眼睛,其中一個飽含怨毒。

"你說啥卿卿我我?成語到底學來幹嘛的?"虞因非常不爽。
臨玥不干己事似的揮揮手中甜筒,"啊大家都在吃了只有你們兩個躲在另一邊,幹嘛?搞外遇啊?"

俐落的閃過拳頭。

"你的,一太。"一位男生遞上抹茶甜筒,看著還在和臨玥招呼的虞因,有些疑問,"阿因不來吃嗎?他要吃什麼口味的?"
"香草。"
"欸?"

男生愣一下,應該回答得是阿因怎麼會是一太啊?

"阿因,你要吃冰嗎?"站在冰桶前面的阿關問。
"香草。"語畢,又對著臨玥招呼。

一太只是笑著,一旁男生的訝異並沒放在眼裡。


"老闆說附近有夜市喔!"
"耶耶!!快去快去!!"
"我要吃地瓜球!"
"章魚燒!"
"小上海!!"
"煎鳥蛋!!!"
"奶茶!!!!"

剛吃完冰有點撐的虞因聽到大家呼喊著去吃宵夜時,臉皺了起來。

"他們…有幾個胃袋啊?"尤其看到臨玥蹦蹦跳跳的去拿錢包,一點淑女樣子都沒有。
"阿因要不要一起去?"
"啊?"仰望阿關…"不,我很撐了,你們去就好。"
"欸~~不來啊?"
"我也不去。"在和老闆付帳的一太突然說。

………

所有人包括剛拿錢包回來的臨玥都愣住。

"咦~~~?!一太也不去啊?!!"
"別這麼掃興嘛!!"
"就是啊!難得大家一起出來玩!"
"呵呵,但是我也很撐了。"一太笑笑搬出虞因的台詞。
"切,沒趣。"臨玥吐舌。


***


餐廳很安靜。

虞因模模糊糊想起自己上一秒在看餐廳內的棒球轉播,他還記得那支贏的隊伍叫…

一股冷涼的氣息拂過後頸,虞因打個冷顫,挺後悔自己吃了甜筒。

還能聽到冷氣穩穩的聲音,好久、好久沒聽過了。

沒有人在附近,四周很亮,卻有種擠壓感。

牆壁好像快壓過來了,電視螢幕還是很遠,聲音卻近的像在耳邊。

虞因動了動手指,僵硬且不聽使喚,好像被綁住一樣。

漸漸的,連呼吸都被擠壓似的,開始覺得很喘,如魚離水。

"阿因。"

束縛感頓時解放,虞因一身冷汗從椅子上爬起來,不外乎看見付完帳回餐廳的一太。

棒球轉播還持續著,涼涼的空氣從冷氣口送進送出。

"啊,抱歉,不小心睡著了。"他把撞鬼的事實塞回嘴裡。
"睡覺會張開眼睛?"阿因窘迫,一太從容坐回身邊,瞄著紅襪隊。
"……"
"要9點了。"
"啊,那我…回房間好了。"不善於和一太聊天的虞因縮著腦袋,吶吶吐出一絲絲微小的聲音。
"嗯。"



"我在幹嘛…"

站在浴室門口,回想起今天不對勁的行為。鬱悶、心惶,回顧著不好的回憶,陷入泥掉般的情緒。

幸好阿關他們神經大條,沒注意到他不正常的反應。

就平常,不管吃多飽多撐他都會跟著阿關他們去夜市,才不是縮頭縮尾像個生人般逃避。

房間也開了冷氣,看來是民宿主人怕他們熱,先行準備的。

和式的房間,小桌上有熱好水的水壺和排滿小圓盤的茶包與點心,以及已經鋪好的棉被。

蓮蓬頭溫熱的細水落在虞因頭上,逐漸的身子也淋濕。

熱煙裊裊,散發沐浴乳的香氣,透過小窗子,外頭漆黑的夜晚綴滿點點餘光。

享受舒服的澡,正打算放滿浴缸水,一陣冷空氣從房內透進浴室門縫。

那冷,和民宿的餐廳裡遇到的一樣。

"喔,不…"

熟悉的擠壓感又回來了,原本溫暖的空氣煞時冷冰冰,踏進浴缸的一腳沒有踏進熱水裡的舒適,而是刺骨的寒冷。

牆壁好像要擠上來,有些遠的鏡子看起來很近,近到能看見倒映的自己驚恐的臉。

空氣開始稀薄,不同於餐廳的體驗,這次如溺水般的無法呼吸,大氣壓力擠迫肺葉的難受。

冰涼的氣摩擦後頸,來到耳朵,再往前延伸至鼻子、嘴,彷彿雙手般摸索他的臉部。

冷空氣,討厭的冷空氣。


叩。

不大的聲音從房間傳出,窒息感又消失了,浴室恢復熱氣裊裊的舒適,剛才的有如幻覺般不存在。

虞因呆呆望著滿出浴缸的水,當機了幾秒才後知後覺趕緊關了水龍頭,雖然是有名的民宿不過他已經沒興致泡澡了。

走出浴室,看見不屬於這間房間的東東。

"呃…我記得你的房間在…"
"我退掉了。"
"啊?"

一太笑笑,自動自發將行李推到虞因的行李旁。

虞因看到床鋪已經由一變成二。

"…可是…"這間是單人房啊同學。
"你還沒泡澡吧?"
"咦?"
"明天也住這裡,今天不泡沒關係。"忙著將茶包放進熱水裡,一太頗有這間房間才是他入住的氣勢轉開了電視機按鈕。
"……"
"我洗好澡了。"

一太的話題好跳痛。身為設計科的他有點跟不上此人的跳躍性思緒,喉嚨裡咕噥了無意義的聲音跟著在小桌旁坐下。

電視上在演什麼他沒興趣,好奇的是旁邊這隻。

"聽過嗎?爆竹能驅散邪惡與淨化,是因為爆竹的火光與溫暖,讓不淨之物厭惡驅離,"一太緩緩的說,
"相反的,冷成了媒介,他們逗留冰冷的地方,久久不散。"

虞因縮了脖子。

這麼說,一開始遊覽車上就有開冷氣,即使他不開,其他人照樣吹、餐廳和房間同樣也開了冷氣。

遊覽車上虞因只是陷入回憶,是因為不遠處有一太;一太離開餐廳付帳,他奇怪的撞鬼了;剛才,若不是一太進來,恐怕壓迫感會持續下去。

一太這次跟來的目地,或許又是神祕的第六感作祟,間接的在保護他。

"你這次跟來,是為了我嗎?"龜縮好久,手上的綠茶已冷卻,綠茶特有的香氣淹沒在微涼的茶水裡。

一太挑眉,沒說話。

一樣,笑著。


***


一群人浩浩蕩蕩回到民宿,大家拖著手上熱騰騰香氣四艷的小吃,興致勃勃來到交誼廳分食。

"喂,誰去叫一太和阿因啊!"
"都這麼晚了,會不會已經睡了?"一個女生看了看手錶,10點,他們逛的真晚。
"不會啦,大學生這時候不睡覺的,叫他們過來吃。"
"一起去啦,他們的房間在哪?"

幾人三三兩兩跳進走廊奔向一太的房間,幾分鐘後又活跳跳的回來。

"欸,一太不在房間耶!"
"啊?會不會是在洗澡?"
"不是,連床都沒鋪。"那些探路的傢伙搖頭。
"嗯?不會是偷溜回家了?"發話的傢伙頭上被賞了幾拳。
"你們在說304房的同學嗎?他剛才退房唷。"一旁剛從廚房忙回來的老闆娘說。
"咦?!!""啥?!"
"他好像和另一個同學同房,服務生方才更換了新的床鋪呢。"
"他們倆怎麼同房啊?"愣幾秒,阿關反應慢半拍的問。


大夥兒腳步移到虞因的入住房,302。

臨玥將從老闆娘那兒拿到的備份鑰匙往鑰匙孔一插,轉了一圈,門開了條縫隙。

空氣僵了幾秒。

啊呀,沒什麼,就是兩個人在睡覺嘛,很正常。

扣除掉其中一人緊抱著另一人的情況。

眼前,明明兩張床鋪卻有一張是空著的,棉被被拉到隔壁張,而棉被的主人正抱著人熟睡。

那個一太,抱著阿因在睡覺。

似乎開鎖的聲音略影響了虞因,他呢喃一聲,更往一太的懷裡鑽,睡得非常安詳。

"喂…這什麼情況啊…"眾人之一悄聲問。
"什麼情況你問我?!"眾人之二悄聲激動。
"一太他…有抱抱枕的習慣?"眾人之三狀況外。
"阿因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。"眾人之四摸著下巴研究。
"不會熱嗎?"眾人之五擦汗。

臨玥默默關上房門,鑰匙鎖回一圈。

"原來…他們是這種關係啊…"臨玥像是摸到什麼把柄似的竊笑。

殊不知這完全是個誤會,而事件當事人之一在隔天糊里糊塗的被所有人投以奇妙的眼神,另外一個,相安無事(或樂在其中)的度過陽明山5天4夜之旅。


END


沒有後記,真的。

題目 : 小說衍生,BL同人
部落格分类 : 小說文學
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妳寫得好棒!XD

好好看好好看~~
推推!!

No title

大大寫的好好看><
有長篇的可以看嗎XDDDD???
ABOUT

Author:貓眼綠
這裡是BOSS,我是站長貓眼綠。
貓久保、貓貓、夫人,隨君喜歡叫哪個。
BOSS很自由,但不能太隨便,別人家不是給你玩弄的,孩子(笑)。
創作之地互相尊重,搭訕歡迎。
圖文什麼的都是智慧財產,請勿轉發,若想分享給其他人,
請愛用網址連結到這裡,感激不盡ˇ

+露天拍賣+
書籍拍賣 http://class.ruten.com.tw/user/index00.php?s=kusobleach15
記事目前
CATEGORIES
應援中ˇ
★習性
*挖坑與惰性正比
*外星人小孩
*熊熊開了冷CP康莊大道
*間歇性失蹤

★萌
*控
兄控、大叔控、首領控、軍武控
吸血鬼控(暮光例外)、背頭控


.BACCANO!
珂雷亞X費洛
拉德X費洛
葛拉罕X賈格西
拉克X伊芙、鴛鴦大盜、殺手夫妻、不良少年少女情侶
大家都愛費洛、大家都愛賈格西

.陰陽師
安倍晴明X源博雅
朱雀門之鬼X源博雅

+重症處+








PLURK
搭訕歡迎
RSS
BOOKMARK
歡迎綁架(喂)

和此人成爲好友